织梦模板建站好选择,dedecms51.com!

照射正在她的双目中的周香凛

娱乐新闻 2019-03-23 04:0058未知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鲁鲁修没死~得到了老皇帝的code~老皇帝可以说是被开了双眼的鲁鲁修杀掉的,至少是因为鲁鲁修的对抗而死的~这样变满足了得到code的条件~不然很多疑点解释不清楚~

  2.鲁鲁修意识模糊之前,娜娜莉接触鲁鲁修的手产生的影像,这是code拥有者才会发生的现象,之前c.c在兰斯洛特下救出鲁鲁修也发生过相同的事,值得强调的是很多人误以为这是娜娜莉的能力,实际娜娜莉只能判断被触摸者当前所说话的真实与否,不然她能不知道朱雀出卖鲁鲁修的事~

  4.马车上纸鹤的朝向,众所周知折纸鹤的是娜娜莉~但如果鲁鲁修死了,纸鹤不会朝向一个与娜娜莉毫无关系的车夫吧,应该朝向C.C吧~这个纸鹤应该是鲁鲁修留作纪念的或者是娜娜莉送的~

  5.C.C最后那句话无法解释~geass这王的力量会使人孤独,但有一点错了,是吧,鲁鲁修?~怎样才能不孤独?~两个拥有code的人在一起~而且这句话明显是跟车夫说的~

  也有人说或许在和鲁鲁修的灵魂对话,就像和玛丽安娜对话一样~但鲁鲁修他们已经把C的世界毁了,所以不可能~

  还有个问题就是在最后那儿,C.C为鲁鲁修在殿堂祈祷而且哭了~因为对于code拥有者来说长生不老是种苦难,是种折磨~对此深有体会的C.C才会哭~

  总之作者方是为鲁鲁修没有死做出各种铺垫~以方便看看要不要出第三季捞钱~个人认为第二季已经是最完美结局了~

  在绿色的丘陵间延伸着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上面并没有铺设水泥,之由黄土培实而成。虽然正处于欧洲的正中央,但这里还没有沾染现代文明的颜色,维持着原有的乡土气息。虽说住在这里想必多有不便,但也乐得远离都市的喧嚣。

  在鸡犬相闻的田间小路上,一驾运货马车正不慌不忙地向东而去(插:为什么不是北啊!)。握着两匹马的缰绳的,是一个身材修长的乡下马夫。尽管如此,他好像深知御马之道,握僵的手没有一点颤抖。

  在她的手里,持有和周遭环境毫无关系的日本折纸。少女正一门心思地摆弄着它。

  终于,折纸渐渐成型了。那是一只鹤。少女满意地端详了一会儿,把它放在了干草上,使劲伸了个懒腰,就这样在干草上睡了过去。

  展开全部lulu死不死是看你自己的想法的。在小说中,可以说作者是明确地暗示了,说车夫露出笑容。在动画中是没法判断,因为时间也有限,很多东西也不想小说一样具体。至于楼上说什么得到老皇帝的CODE,这个结论是可笑的。

  2.动画中明确说明,老皇帝xialulu是被C的世界吞没的,不清楚自己去看下动画字幕

  3.如果lulu就得到CODE,那么后面lulu如何对所有不列颠的人使出GEASS---承认我的?得到CODE就从能力者升为赋予者了,不能自行使用能力。而且每个人能力不可能相同,也不会有部下用同样的GEASS。

  1.娜娜莉在lulu死前触摸得到影像很有可能是CODE拥有者的能力(其实我看小说中是有额外的部分的,动画里没有)。当然这点也可以纯粹作为动画的一个过渡,是娜娜莉猜测的,毕竟其他准备被行刑的人也都猜到了。

  2.小说中暗示最后C.C是对车夫说话的。但是动画里没有说明,C.C是往天上看的,说什么往车夫看我也解释你有多么骗自己了。。。。不用自作多情,那个网上捏造的7秒也是。

  3.反驳下楼上那推荐答案:C的世界没有毁灭,在动画中C是人类意识的结合,被称为神。不过是皇帝制造的杀神武器思绪elevator被毁掉了。

  4.在去修的democle前,lulu说要给C.C幸福。结合全动画观点,C.C想摆脱CODE,从这点判断C.C.可能后期把CODE给lulu。不过动画没点明,也别自作多情。

  总结:动画中lulu是否死是看自己所想的,没有肯定的结论,本来就没小说这么具体。有些人喜欢lulu,硬是找自我欺骗的借口说是lulu活着,这是不符合逻辑的。说lulu肯定死了,也有疑点,不能肯定。R2是完美的结局,留给了观众足够的想象空间,可以说是很成功,就是可惜有些人一定要为了一个结局争论,个人觉得lulu的心理走向是活不下去的- -。正传到此结束,后面的R3什么的,剧场版什么的你会看了失望的。多少在此我想BS下车夫党。。。官方貌似说明lulu死了= =。。。。

  展开全部这样你先看一下官方小说的结局吧,说明得很清楚的~还有楼上的第二条也说明了~

  鲁路修全身都因为冲击和痛苦而痉挛着。他曾一度抬起头来,但还是倒在了刺穿自己的面具男子肩上。两个身影交织在一起,仿佛在互相拥抱一般。(插:不用强调这点吧……)

  “你……要作为正义的伙伴……继续带着面具……枢木朱雀这个人……已经不在了。为了全世界……你要献出个人的幸福……直到永远……”

  刚才,映照在她的双目中的,是个浑身鲜血的人。被面具男子ZERO刺穿了胸膛,那人一路滚到了这里。那是她的亲哥哥。是世上唯一的,只要能和他在一起、自己就别无所求的人——

  娜娜莉仍旧不知所措。但她还是拖着无法行动的双腿,用双臂拼命向哥哥靠了过去。

  自己的身体正悬浮在空中,一丝不挂。娜娜莉在雾中缓缓睁开了眼睛,直视前方。

  他的眼神并不像在达摩克里斯相见时那样冰冷刺骨,也没有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意味。

  虽然和幼时有些许不同,但他正是娜娜莉所熟知的、永远都是那样温柔的哥哥。他正是那个比任何人都重视自己,守护着自己的——

  “在最后一刻居然犯了这样一个惊天大错。娜娜莉,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份力量——”

  “你说在关键时刻出错正是我的作风?——闭嘴。你的力量就暂时借我用一下。……啊。失去思考升降梯后,只凭你的Code固定意识体确实有些困难。但只要一瞬就好。在我修正最后的非常事件之前,只要一小会——”(插:这里是马车夫的关键~)

  鲁路修和无形中的某人进行了一番娜娜莉完全无法理解的对话。此后,他轻轻点了点头。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娜娜莉不禁一惊。只见鲁路修重新转了过来,直视着自己。

  “没有时间了——听着,娜娜莉。好好听着。我刚才也说过,不准你再用这份力量。”

  说实在的,娜娜莉至今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鲁路修自顾自地继续道:

  “这份力量虽然可能派上用场,但它太危险了。我知道曾经一个男人拥有相似的力量,但他使用过度,以至于自己的内心都崩快了。”

  “你的双眼已经睁开,已经不需要借助这份力量了解世界了。而且……那是毫无例外地打破人们的‘面具’的力量。为了你自己,也为了站在你面前的他人,封印这份力量吧。”

  鲁路修的语气十分坚决,娜娜莉也不由得点了点头。见状,鲁路修再次露出了笑容。

  “真是个好孩子。若不知道怎么控制力量的话,通过朱雀请教C.C.就好。虽然这份力量和Geass有所不同,但那家伙应该很清楚。——你会教她的吧,C.C.。什么?你嫌麻烦?我说,这可是——”

  他们的基本思路和自己是如出一辙。但计划的缜密程度和千锤百炼的构思却不是自己能比拟的。其中包含了娜娜莉无法想象的缜密而繁杂的准备过程。当然了,仅凭这些还是很难让并不单纯的世界变得单纯。但他们至少把娜娜莉眼中的“不可能”化为了“可能”。

  “让你不要用这份力量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你。对了,就是这么回事,娜娜莉。”

  “零之镇魂曲需要我集天下的憎恶于一身才算初步完成。而为了实现它,也需要你发挥作用。就算我被冠上无道暴君的名字,你也应该是第一个站出来为我说话的,我在世上唯一的亲妹妹。”

  “你决不能原谅我——其中有着重要的意义。娜娜莉,只要你率先站出来痛骂我,就不会有人站出来替我辩护了。就连唯一的妹妹都恨透了这个混账哥哥,就连唯一的亲人都憎恨着这个万恶之首……任谁都会这样想吧。无道暴君鲁路修真是个无药可救的恶魔。这样一来,世间也就对我有了定论。”

  恐怕鲁路修本来也不打算对娜娜莉说这些话吧。在他的计划中,娜娜莉只要真心憎恨着他,鄙视着他就够了。但是,娜娜莉用出乎鲁路修预料的力量得悉了这一切。

  “所以,你一生都不能原谅我。你可以原谅其他任何人,但惟独不能原谅我。无论发生什么事,绝对。”

  鲁路修只是一再强调。而娜娜莉注视着哥哥的脸庞,雪白的肩膀不觉开始颤抖,眼神开始动摇。终于,少女垂下了视线,使劲咬紧了嘴唇。

  “我已经……没有那个资格了。我杀了很多人。对哥哥……不,对朱雀和阿妮亚都说了很过分的话。对我来说,已经没有资格去责备别人了——”

  “你杀人了?只要竭尽全力将功补过不就好了。就算没法偿还所有罪过也不要紧,我相信你能做到。”

  “朱雀不会在意那种小事的。……不,就算你对朱雀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他还是愿意祝你一臂之力。就像对我一样——他已经选择了这条道路。”

  “而且,我也选择了这条道路。你可是我的妹妹,娜娜莉·V·不列颠。你在达摩克里斯见到我时不是说过,你已经没法再对一切视而不见了。那就不要视而不见,不要选择逃避,正视自己的功过。”

  鲁路修又一次重复着这番话。娜娜莉拼命忍住泪水,再次俯下了头。我还是做不到,她真想如此大喊,真想拒绝一切。但鲁路修的思绪已经渗入了娜娜莉的心田,随着严厉外表下的话语一起。

  对鲁路修来说,若不修正这最后的非常因素,零之镇魂曲就无法完成,他也无法放心地退下舞台。

  娜娜莉再次抬起了起头。她正微微啜泣着,小脸皱得不成样子。但是,少女还是说道:

  鲁路修的表情立刻舒缓了下来。只见他恢复了刚才的温柔神情,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眼前的娜娜莉的长发。

  瞬间,娜娜莉惊叫了出来。刚才还抚摸着自己头发的哥哥的手忽然远去,他的容貌也渐渐模糊了。

  她眼前的光景和刚才没什么两样。只见鲁路修浑身鲜血倒在面前,而自己正握着他的手。从时间上看来,应该没过几秒。

  娜娜莉再次用沙哑的嗓音呼唤着鲁路修。失去焦点的鲁路修的双眸没有任何反应。娜娜莉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身体微微颤抖着。她还没有把最关键的事情告诉他。若说刚才就是最后一面,若说今后要永远憎恨此人,至少,最后要把这句话传达给他——

  他恐怕不是对娜娜莉的声音产生了反应。但尽管如此,在一片血海中,娜娜莉怀中的鲁路修还是微微动了动身子。

  泪水从娜娜莉的眼中夺眶而出。但是,鲁路修还是在她的面前缓缓闭上了眼睛,只留下妹妹那无法传达的悲鸣在空中久久回荡。

  从大道两侧,跳出了无数手持武器的人。不列颠第二皇女柯内莉亚一马当先,原黑色骑士团的南、周香凛、贝雷塔和其他众人紧随其后。他们趁警卫兵群龙无首,惊慌失措之际,将其一个接一个地打倒了。

  陷入混乱的不列颠军不知如何应对眼前的突发事件,只是做了下形式上的抵抗,就马上逃之夭夭了……或者说,鲁路修一开始就是这样安排的。

  在对ZERO的欢呼声中,娜娜莉顾不上拭去眼角的泪水,把脸贴近了双目紧闭的鲁路修。

  娜娜莉紧紧依偎着一动不动的鲁路修,梗咽着,号哭着。但是,她的哭声马上被对ZERO的地动山摇的欢呼声吞没了。

  所谓“无道暴君鲁路修”在位的时间并不长。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也有大量有关他的轶事流传于世。

  一天,鲁路修和自己的骑士枢木朱雀视察了不列颠国内的某个小镇。途中,朱雀带来的猫脱离了队伍,从镇上的商店里偷鱼后逃之夭夭。愤怒的店长和同伴们很快抓到了它,并用手头的笤帚狠狠打了它的屁股。

  “竟敢虐待皇帝直属骑士第零骑士的猫,简直大逆不道!给我把整个镇子的居民尽数杀了!”

  在战胜修奈杰,鲁路修的支配圈覆盖大半个世界的时候,在不列颠国内贴出了这样一则布告。

  “神圣不列颠皇帝鲁路修陛下尚未婚配。欢迎有信心的美女前来报名。鲁路修陛下的慈爱必将降临到世间最为美丽的女子身上。”

  没什么特别的。这表面上只是对后妃或侧室候补的一次海选。理所当然的,见到告示前来报名的美女络绎不绝。不管世人评价如何,他毕竟是将大半个世界纳入手中的皇帝。若能被他纳入宫中,必能获得无尽的荣华富贵。

  “看来,你们都认为自己是世上最美的——甚至凌驾于我这个皇帝之上。不逊之徒,敢对皇帝不敬。来人,将她们即刻处死!”

  而这些轶事的真伪往往无从考证。不管怎么说,故事情节都过于荒诞了。而且综合他身前身后的情况,可以发现鲁路修自己也在积极散布这种可疑的流言。他似乎想把自己塑造成“无道暴君”的形象。

  短短两个月,之前虽然饱经战乱,但数量还是微有增长的世界人口整整减少了大约八千万。

  归根究底,上述故事之所以会流传于世,多半也是以这个数字为最大根据的。无道暴君鲁路修,杀人狂鲁路修。

  无论是杀了他的ZERO,还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妹妹,都毕生在批判他、否定他,绝不在公共场合对鲁路修表示拥护。

  身为原不列颠皇女,现不列颠暂定代表的娜娜莉·V·不列颠,被推选为新生日本首相的原黑色骑士团副司令扇要,还有救世英雄ZERO。以这三人为中心,不列颠和日本的邦交正常化会谈开始了。

  在绿色的丘陵间延伸着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上面并没有铺设水泥,之由黄土培实而成。虽然正处于欧洲的正中央,但这里还没有沾染现代文明的颜色,维持着原有的乡土气息。虽说住在这里想必多有不便,但也乐得远离都市的喧嚣。

  在鸡犬相闻的田间小路上,一驾运货马车正不慌不忙地向东而去(插:为什么不是北啊!)。握着两匹马的缰绳的,是一个身材修长的乡下马夫。尽管如此,他好像深知御马之道,握僵的手没有一点颤抖。

  在她的手里,持有和周遭环境毫无关系的日本折纸。少女正一门心思地摆弄着它。

  终于,折纸渐渐成型了。那是一只鹤。少女满意地端详了一会儿,把它放在了干草上,使劲伸了个懒腰,就这样在干草上睡了过去。

  之前完全没提到是谁的code传承,临死前还写到瞳孔放大,但之后诈尸诈的理所当然,马车上那位先生看来完全不惊讶自己居然活过来了,还跟c.c有说有笑,当然小说也不会去写是怎么活过来哈哈岩佐在这里有点囧

  展开全部先说下,Geass的发展过程----单眼开关可控→单眼开关不可控→双眼开关不可控(一般到这个阶段就被geass 的力量吞噬了)→双眼开关可控(geass的最终形式,等同于有code,如夏鲁鲁和c.c.)

  从code上说1.鲁鲁修有code。鲁鲁修曾质问C.C.为什么不把永生的地狱推给他,这说明鲁鲁修是有获得code的资格的。2.夏鲁鲁在身体消失是曾用手抓住了鲁鲁修的脖子,因为夏鲁鲁拥有code所以code会在这一刻传承给鲁鲁修。3.鲁鲁修如果有 双眼开关可控的Geass(code) 的话为什么戴眼镜----鲁鲁修有code,由于鲁鲁修暂时无法自由控制 Geass(双眼开关可控) 眼镜是辅助功能,辅助Geass实施。

  从最后R2倒数第二集来说(R2 24集)--鲁鲁修的镇魂曲实施1.鲁鲁修如果没死那么c.c.为什么要在教堂里面哭----纯粹担心鲁鲁修,这个属于自己的魔王和曾今的共犯;此刻已经有很深的感情了。2.橘子先生的笑--更是很好的证明鲁鲁修没死的关键证据,橘子是鲁鲁修这边的人如果鲁鲁修会死那么他没必要笑,他的笑的意思为---朱雀一剑刺向鲁鲁修 代表世界将要改变成为和平的世界和高兴 这种笑呈现的是一种高兴的心情。

  从鲁鲁修没code来说--鲁鲁修被剑刺中照样能活着1.毛在某集中曾被几个持枪的人开枪击中,后来身上也明显有 伤(几乎是身体的绝大部分),毛被子弹集中都没死鲁鲁修被刺那一剑相比毛被子弹击中那更是小巫见大巫了。毛没被击中要害(如心脏等重要器官)---普通人被子弹击中腹部都会死亡何况心脏况且毛不止被一枪击中那么简单而已。2.鲁鲁修被刺的部位不是心脏----这更说明了鲁鲁修的计划,他并不是要死的,他只要的是镇魂曲计划的效果;所以,朱雀没有用剑刺中鲁鲁修的心脏。3.当是医疗水平能够治疗向毛这样被子弹击中的人也一定能靠先进的医疗水平救活鲁鲁修,鲁鲁修照样能不死。

  关于LC----为了c.c.鲁鲁修也不能死1.鲁鲁修到最后都没有和c.c.完成契约,鲁鲁修不能这样自私的死去;他要和c.c.完成最后的契约。我们都知道c.c.要的真正契约并不是死而是一份真爱仅此而已,鲁鲁修要为c.c.活着完成他们之间的契约。2.鲁鲁修是魔王c.c.是魔女---魔女没死魔王也不会死。因为鲁鲁修和c.c.是与大多数人不同的同人类。3.R2某集中鲁鲁修和c.c.差点拥抱在一起--表明了两人是互相喜欢对方的

  R2 25集----最后场景,车夫和c.c.的镜头及c.c.的线.场景中给了车夫半边脸的镜头(被布挡住了没有露出来)--如果车夫只是个普通的车夫那么没必要玩这种神秘,剩下的可能只有鲁鲁修是车夫的可能。2.大热天车夫身体包裹的那么彻底,这是多余的做法,这也说明了车夫是鲁鲁修是跑不掉的事实。3.c.c.对车夫说过的话---王的力量会使人孤独,好像错了呢,对吧鲁鲁修。---c.c.的话反过来说明王的力量不是孤独的,c.c.不是孤独的有鲁鲁修陪着她。 c.c.在说对吧鲁鲁修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下意识往车夫方向看去,这是暗示--暗示鲁鲁修是车夫,那些说c.c.看天的人这线.关于c.c.身边的纸鹤的意思有两种,很好说明鲁鲁修并没有死第一种---纸鹤是娜娜莉折的代表祝福鲁鲁修和c.c.在一起的幸福的生活(根据这个推论能说明鲁鲁修在镇魂曲结束后曾会见过娜娜莉)第二种---纸鹤为c.c.折的,c.c.会折纸鹤。纸鹤在这里有代表着自己得到真爱,拥有幸福。

Copyright © 2015-2019年03月24日 04时03分43秒 澳门普京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