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模板建站好选择,dedecms51.com!

叫他提着脑袋来睹我—阎捷叁

军事新闻 2019-03-22 02:34194未知admin

  约一千名日军分三路从北面围上来后,在胡家庄、大古台一带合并了,并立即向五大队坚守的阵地发起攻击,阵地变成一片火海。

  又有侦察员报告,大青山东南侧发现敌人,并且以三路纵队快速向大青山接近。显然,我军已被三面包围,只剩西边尚未发现敌人。这时在战场指挥的校长周纯全、政委李培南、训练部长袁也烈、副部长阎捷三决定:向西越过沙河,向洋山方向突围。周校长命令阎捷三带警卫连和校部人员先冲出去。

  接受任务后,二中队在队长邱则民、指导员程克的率领下,顺山沟向南运动。快接近第一道山梁时,敌人已抢占两边的山脊,并一起向二中队射击。邱则民和程克各带一个区队40人,穿过枪林弹雨,来到大青山脚下的李行沟南,抢占了有利地形。只要牢牢守住这一高地,就能掩护大部队突围。

  阎捷三立刻组织突围队伍,高喊:“跟我来,要不顾一切地冲啊!”随即冒着炮火向西山冲去。当队伍冲到大沙滩时,敌人集中火力向突围队伍猛烈射击。潮水般的人群在警卫连的后面跟进。在密集的队伍中,许多人中弹倒下。危难时刻,担负掩护任务的五大队的勇士们,对敌人实施主动出击,从而吸引敌人的火力,减缓敌人对突围队伍的压力。阎捷三指挥警卫连,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河谷开阔地。到达山坡时,他又命令警卫连成梯次队形,向敌人猛烈射击。紧接着,号兵齐德吹起了震撼敌胆的冲锋号,他站着吹,坐着吹,躺着吹,子弹把他的肠子打出来了,他用手按着塞进肚子里继续吹,直吹得敌人纷纷向两翼溃散,齐德牺牲时,军号上被打穿了无数个枪孔。敌防线终于被撕开一个突破口。与此同时,警卫连回过头来继续向两翼敌人还击,掩护大部队通过突破口。

  突围开始后,周纯全命令文工团的小鬼们从大沙河向西边突过去。敌人发现这一企图后,一边用机枪封锁,一边掷弹筒。小鬼们不懂,都慌了,敌人打枪时,他们纷纷往前跑,跑着跑着,倒一个。苏伟只知道往前冲,身边倒了谁也说不清,因为子弹在她们身边没有响声,只发出“突突突”和“区区区”的闷声。被打中的就倒下了。周纯全一看这群小鬼跑不出去,就叫警卫连的一个排长过来,盯着文宣队,都听他指挥。他说趴下,小鬼们就趴下;他说快跑,小鬼们就起来快跑。小鬼们到底年龄小,跑得快,大部分小鬼都冲出了大沙河。

  另一队日本鬼子冲向文工团,一个跑在前面的鬼子抓住了李林的棉大衣,李林灵机一动,干脆把棉衣脱掉,一跃跳下山坡,鬼子只抓住了他的大衣。

  抗大阻击队在周校长的指挥下,灵活利用地形地物,打退了敌人的四次冲锋。这时,五大队向周校长报告:“我伤亡很大,子弹快打光了,请求增援!”周校长铁青着脸指示:“无力增援,拼死守住阵地,人在阵地在!告诉大队长,要丢了阵地,叫他提着脑袋来见我!”

  天已过午,学员们自凌晨开始激战,胃里没有一点食物,问题是,子弹几乎打光了。敌人再次发起冲锋,学员们投出最后几颗手榴弹后,只能用石头砸敌人,最后上刺刀,跳出阵地与敌人拼死搏杀。周校长突围在最后,他身边的几名学员也都没有子弹了。幸亏侦察班副班长刘钢从牺牲的战友身上捡出8颗手榴弹,他们就用这仅有的武器,突出了重围。

  敌人眼睁睁看着机关部队向西突围而去,恼怒不已。这时,阵地上只剩下少部分抗大掩护部队的学员。中队长邱则民带着一个区队占领了北侧的高地阻击敌人。子弹打光后,学员们大部分牺牲。剩下的学员在邱则民的带领下,砸毁机枪,毅然跳下山崖壮烈牺牲。

  程克带着17名学员,边打边撤,最后撤到李行沟村西头一户老百姓的庭院前。装备精良的日军从四面八方围住了这些子弹打光了的年轻学员,威逼他们投降。突然程克怒吼一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一跃而起抱住靠他最近的那个日本兵,程克一张嘴狠狠咬住了鬼子的咬朵,随着一声尖叫,鬼子的半个耳朵到了他的嘴中。一个鬼子端起刺刀朝程克背后狠命一刺,程克牺牲了。其他学员都学着程克的样子,徒手与鬼子扭打在一起,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章柯92岁了。我在济南见到他时,他的老伴梁思庄(梁启超的女儿,梁思成的妹妹,老新四军)2007年2月26日刚去世,他正沉浸在痛苦之中。他说,大青山突围时,在北面顶住敌人的抗大一分校五大队二中队都牺牲了。他原来是二中队的指导员,却没有牺牲,为什么呢?因为他当时患了咽喉炎,说不出话来,作为轻病号住进了抗大休养所,由程克代理二中队指导员,结果程克替他牺牲了。那天敌人是下午4点钟撤退的,章柯奉命4点钟返回大青山,配合打扫战场,收容重残病号。走到李行沟时快5点了,他首先看见自己的通讯员吴友三的头被砍掉了。当时躲在屋里的50来岁的老大娘说,就数那个长头发的有种,指得就是程克。程克的头被砍了后,已经模糊不清了。院子里横七竖八地扔的都是二中队学员的尸首,18颗人头滚到一块。

  章柯顺着李行沟往上爬,想数数有多少人牺牲了!当他顺着沟数到200具遗体时,天已经昏黑了,看不到了。牺牲的同志形态各异,有的挂了彩,爬到山洞里,头拱到里边去却被机枪从身后扫射了。他们喝水的白瓷缸子,打的全是窟窿眼;还有满地的死马,被毁的电台……

  20多名妇女干部从山下往下撤时被鬼子堵住,在山沟东崖的三间西屋里躲藏下来。她们每人只带有两枚自造的无把小手榴弹自卫,就凭这点武器,鬼子也没能进了屋。日军在附近山坡对准房屋的门窗架上机枪,向屋内射击,后又往屋里投了许多手榴弹。战斗结束后,血从门口流出几米远。清理遗体的同志,在门口垫了很厚一层沙土才进去,屋里惨状令人难以忍受,室内二十多人的遗体没有一具是完整的,个个全身血肉模糊,地下的血没到鞋面。

  大青山一战,抗大一分校的损失最为惨重,战斗中,日军也死伤惨重,双方死者比例约11。据山东分局社会部部长刘居英的说法,这场战斗,我们突围出去三分之一,伤亡三分之一,被俘三分之一。可能考虑到我方伤亡人数过多,宣传出去对群众抗日的积极性不利,因此,有关这场战斗的宣传工作,一直比较低调,有时甚至采取回避态度。当年的《大众日报》上,很少有关于这场战斗的真实报道。

Copyright © 2015-2019年03月22日 02时03分09秒 澳门普京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 xml地图